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12 风行镇保卫战

    12  风行镇保卫战

    200多年前,斯普莱特帝国与敌国交战时,商人亨特·李为帝国军及时运送补给,拯救了皇帝的命。战后论功行赏,亨特被册封为伯爵,帝国还赐给他北方一块肥沃的黑土地作为封地——即后来的风行镇。之后的日子中,他和他的后人都作为皇帝的眼线,不断监视着奥贝帝国的动向,维护帝国边境的治安。说来讽刺,如果奥贝要进攻斯普莱特,这块领地只能成为最先传达消息的牺牲品,好在这从未发生。两国来往的商人、旅人、外交人员都会在这里歇脚,“风行镇”这个名字也蕴含着商人们盼望一路顺风的意思。尴尬的是,风行镇离最近的两国城镇都远得很,是名副其实的孤岛,也是帝国陆上最偏僻的封地。

    整整200年后,风行镇已发展成小型城镇,人口也一度达到千余人,但在巨灵危机爆发后,人口减少了一半多。而此时,这里正发生着一场意义深远的战斗。

    十余个巨灵冲破了第一层据马,木质据马完全抵挡不住高大的巨灵,其中一个据马居然还被巨灵给扔到了城墙里面。但第二层据马就没那么容易破坏了,由于距离拉近,火炮可以瞄得更准,城墙上发射出的箭矢和子弹不停地压制着巨灵,他们坚硬的皮肤弹开了部分远程武器,但也开始出现流血和受伤。城墙上的士兵们镇定地装填、瞄准,把仇恨的子弹和箭矢发射出去。巨灵用了比攻破第一层据马多一倍的时间攻破了第二层,跃入壕沟,发出狂妄的叫声。士兵们见状,用火箭点燃了早已倒在壕沟中的焦油和沥青,壕沟瞬间化作了烈焰墙壁,一时火光冲天。然而巨灵在面对烈火时也没有丝毫退缩,他们徒手把壕沟旁的泥土和石块推到火上,盖住了烈火。这时后面的巨灵也开始抛掷石块,打击城墙上的士兵。

    “水!!!快!!!!”由于火炮连续发射,炮口已经烧得通红,有炸膛的风险,急需降温,民兵把早已准备好用来冷却的水运来,浇在滚烫的炮口上,水瞬间气化成了白气,发出“呲呲”的响声。民兵还有条不紊地给城墙上的战士运送弓箭、弹失,甚至运送石块来砸巨灵,这些都是前一天准备好的,为的就是这一刻。

    站在瞭望塔上的李子爵注视着下面激烈的战斗,但他的目光立刻被远处的突发情况吸引了,只见东面又出现了团黑影——第二队巨灵袭来,从规模来看数量和第一队一样。他立刻用颤抖的手敲响了铜铃,发出更加急促的声响,但随即被下面士兵的厮杀声、枪炮声、巨灵的吼叫声淹没了。

    壕沟中的烈火已被完全扑灭,趁着火炮无法持续开火的空隙,巨灵开始直攻城墙,一批巨灵站在壕沟里,用双臂抵住城墙。士兵们以为这是要推倒城墙,探出头来射击壕沟中的巨灵,结果被飞来的巨石砸到好几个人,从城墙上跌落下来,被瞬间砸懵的几名士兵不幸地掉到了外面的壕沟里,被愤怒的巨灵一脚踩住……在骨头碾碎的声响中,后面的巨灵开始爬上抵住城墙的巨灵的身体,用类似“叠罗汉”的方式攀登外墙。随着第二队巨灵加入战斗,外面的巨灵已经叠到了城墙的高度,之间一个巨灵身体一半已经超越了城墙,手中挥舞着残破的据马,用上面的木棍横扫城墙上的士兵,中部城墙上的大部分士兵应声跌落,幸运的是都是落在城里面。巨灵见中部城墙上已无防守,撑住手臂往上爬,左右两翼城墙上的士兵见状不妙,立刻从侧面进行射击,牵制巨灵不让他顺利爬上来。但他们却把侧身朝向了其它巨灵,又有两块巨石飞了过来,分别砸向两翼的士兵。

    眼看巨石就要砸中,士兵们面前仿佛出现了一道无形的墙壁,巨石还未砸到城墙,便已在半空中碎裂。“魔法!”有的士兵喊道,两位在后方支援的魔法师一直也没闲着,他们用火焰魔法攻击巨灵,用魔法墙壁为士兵们挡住飞过来的石块。但魔法和火炮一样,也需要间歇性地使用,魔法就在火炮冷却时弥补压制力的不足。不过他们两个人分别防守的是左右两翼,巨灵在中部的突破他们也是始料未及的。那个即将要爬上城墙的巨灵,在弓箭和弹丸的压制下没有丝毫的退却,继续往墙上爬。只听后方一声巨响,火炮再次开火了!并给了露出头的巨灵一发直击,炮弹在他的脸上爆炸,火花溅到了城墙上士兵的铠甲上,烧焦了几名士兵的毛发,给他们身上的布制衣物烧穿了好几个洞。城墙上的巨灵被击中后,朝后面倒了下去,从“罗汉”上掉到了壕沟中,在触地的一刹那,发出巨大的声响和剧烈的震动。这一震,让所有巨灵都楞了一下,一时间暂停了攻城,民兵趁机将城墙下的伤兵抬入要塞,自己也补充上相应的防御位置。

    要塞中,狭小的通道中挤下了好多伤兵,海蒂和其她医护员在紧张忙碌地治疗处理他们的伤口,沾满鲜血的白布扔的满地都是,医护员身上的白色工作服上也都是鲜红的手印,还有不经意擦过的、长长的红黑色的血迹。海蒂怀中的伤员断气了,他的伤口处血肉模糊,死前像个孩子一样又哭又闹,大喊着爸爸和妈妈,可突然间他不动弹了,眼中的光黯淡下来……海蒂迅速安放好遗体,又开始加紧处理其他伤员。医护员们熟练地为伤兵包扎,额头上全是汗水,眼睛里也噙满了泪水。又有伤兵被送进来,铠甲上破了一个大洞,从洞中汩汩地留着好多血……

    海蒂抬起头,她想从要塞的窗口处看看外面,看看麦洛……可惜唯一能看到外面的窗口不是面向战场的。又一名伤员不幸死去,眼中带着遗憾与悔恨离去了,医护员尝试了几次才把他的眼睛合上。外面的战斗声传进要塞中,医护员们依然紧张又镇定地医治每一个伤兵,这里俨然成为了另一处战场……

    中部城墙上的空缺还未补齐,查理队长亲自上阵,也无法抵挡住横飞的巨石,被逼退到城墙下。一个巨灵最终爬到了城墙上,跳入堡场,震得堡场内的大地颤抖了几下。要塞下方的避难所里,人们也感受到了巨响和震荡,头顶那近在咫尺的战斗他们看不见,只能看见偶尔落下的尘土,听见沉闷的响声在挤满居民的地下工事中回荡。老者依偎着年轻人,母亲怀抱着哺乳的婴儿,猫和狗也在角落里蜷缩着……所有人的脸色都是沉静的,目光都是呆滞的,他们脱离了战场,却没有脱离战争,他们也在战斗——与内心的恐惧战斗。

    查理和麦洛一同围攻突入的巨灵,却没有任何成效,与巨魔的近距离搏斗就是巨灵单方面的表演,他轻易地弹开两名队长的攻击,转向城墙内侧,想要与外面的巨灵一起夹击城墙上的士兵。查理和麦洛集中攻击巨灵的左腿,由于力道猛烈,巨灵被逼得单膝跪下,他又迅速站起来,转向攻击麦洛,就在他准备攻击时,一条猎犬突然出现并猛烈撕咬他的右腿,麦洛和查理趁机避开危险区域,组织士兵们防守。而那条猎犬,并不是真正的军犬,它脸上的白圈表明它是由夜雀施展魔法变成的。魔法师用变身术化身成凶猛的动物参与战斗,是魔法师最主要的战斗方式之一。被“猎犬”夜雀牵制住的巨灵进退两难,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帕洛特从高高的城墙跃起,双手举起战锤,朝巨灵的脑袋砸去。当帕瑞特落到地上时,他手中已没有战锤,身上的鱼鳞扎甲溅满了巨灵之血。再看巨灵,战锤已是深深陷到了他的头盖骨中,在堡场内猖獗一时的巨灵,最终还是倒了下来。帕瑞特从巨灵的头上吃力地取回深陷其中的战锤,再次爬上城墙,又将想要爬上来的巨灵一个接一个地锤了下去,作为奥贝的战士,他做的相当出色,充分显示出了奥贝军队精锐战士勇猛无敌的气概!

    在东边防线你来我往地争夺、如火如荼地战斗时,站在瞭望塔上的子爵震惊地发现:一个巨灵居然从南面吊桥城墙处爬了上来!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