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14 代价

    14  代价

    风行镇保卫战中,查理、汉斯、麦洛的三个小队共计58人,战死19人,所有人都负了伤;参战民兵、魔法师、外籍军人共计18人,无阵亡,多为轻伤。巨灵参战约48个,阵亡15个。有人会疑惑为什么不多增派兵力防守风行镇,答案在于残存的巨灵非常分散,散布在大陆各个地方,帝国统帅将手中的军队分散开来各自为战会让效率高一些,如果以大军来回寻找、歼灭残余巨灵,后勤会被拖垮。风行镇的防守战力是经过计算的,帝国军统帅层通过长期与巨灵作战的战果统计得出,算上风行镇的防御要塞、当地民兵的数量与东面奥贝军的战力这些客观因素,计算出防守风行镇的兵力在50人至80人之间即可,这恰好是三支或四支小队的人数——麦洛小队是主动承担的,查理和汉斯是被调派过来的。从最开始的人类被巨灵完全碾压,到风行镇战损比接近一比一的战斗结果来看,人类在这场持续了三年之久的战争中,获得了实实在在的胜利,人类已经完全能够克制巨灵的战法和体型优势,并最终以计谋和主场优势取得胜利。

    吊桥放下,铺好木板,居民逐渐散去,回到没有遭到任何破坏的城镇——巨灵和人类打交道久了,知道战斗前人类会把城镇撤空,不留任何人和资源,攻击那里不会有任何收获。当居民们慢慢恢复生活生产时,军人们还要做几件事情:打扫战场,医治伤兵,重建工事……最后,还有葬礼。

    查理和麦洛在战斗时就已经获悉汉斯队长牺牲的消息,他俩都没有因此而动摇,继续镇定地指挥战斗并身先士卒地立在城墙上保证大家的士气不会降低,此时,该让汉斯和牺牲将士的灵魂得到安息了。居民还在欢呼时,士兵们就已经在收拾一片狼藉的战场了。他们用麻布或皮革裹好阵亡士兵们的遗骸,收集部分遗体残缺的部分——可能是断手、断足,或是碾碎的肌肉和骸骨……经历了无数战事的老兵仰望天空,怅然若失;年轻士兵的胃中翻江倒海,继续用颤抖的手收集着战友们的遗体。巨灵的尸体被抬到较远处,其中力大无比的帕瑞特出了不少力,之后有专门的士兵会割下巨灵的头颅,不论是头颅还是头盖骨,都可以作为战斗的战功去高一级将领处邀功。但这次查理队长却动了私心,他命令把所有的巨灵头颅大多数交给汉斯的小队,得到这些虽不能抚平他们失去队长的悲伤,却能够保证他们在战后的生计。查理想将一颗头颅交给帕瑞特,但后者拒绝了,他因为祖国的军队没能及时驰援感到十分愧疚,查理及时安慰说这其实不关他的事。查理的手下忿忿不平,但又十分理解,至于麦洛的手下,他们都对这些所都无动于衷,不渴求争名逐利,原因大家都知道的。

    子爵和伯爵一同在城墙上慰问士兵们,与每一位士兵握手致谢,还向着裹着士兵遗体的麻布袋鞠躬行礼。子爵探着身子俯视壕沟,终于明白了“焦土”一词的含义,他曾多次带领民兵击退少数巨灵的骚扰,这次是第一次亲眼见证如此大规模的战斗。防线处的城墙外围都被烈火熏黑了,依稀能看到巨石砸中后留下的裂痕。在吊桥处的城墙上,残留着一个深黑色的圆形区域——那是火药桶爆炸后留下的,汉斯牺牲自己挽救了防线的后方,但他的事迹终究会随着这黑色的痕迹一样,被无情的时间所遗忘。子爵和伯爵问到了一股刺鼻的烧焦味,那是两位魔法师正在用火焰魔法焚烧巨灵的尸体,黑色的浓烟滚滚上升,直冲天际。

    海蒂与麦洛短暂相会后,又与医护队一同将伤员抬到了要塞中的临时病房,也开始忙碌起来,尽自己的义务。相比于她曾经见过的那些更为悲壮惨烈的战争场面来说,这次的战斗惊险程度和悲惨程度已经吓不倒她了,她的坚强鼓舞了其她医护员,也拯救了许多士兵的生命。民兵们也没有闲着,他们修好了部分防御工事,虽然巨灵已经永远不会再回来了,但作为要塞的基础防御还是要保持住。民兵们还接到查理的指令,收集易燃的木材,在要塞北方搭起木柴堆。民兵知道这是做什么用的,他们没有耽搁时间,立刻去做了。

    就在大家忙碌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三件事情:

    第一件事是奥贝帝国的斥候骑兵来报信,通报他们那边的战况,查理队长亲自接见才得知:原来奥贝军队在进攻巨灵的时候遇到了强烈的抵抗,无法攻破他们的防御,所以没能及时援助风行镇,而现在他们已经在斯普莱特帝国援军的配合下击败了巨灵,斩杀巨灵170余个。在一旁听到这一消息的帕瑞特低头不语,他觉得自己祖国未能尽善尽美也有自己的责任,他也没有和斥候兵一起回去,而是留在了这里继续帮忙。

    第二件事是斯普莱特帝国援军的斥候骑兵来接洽,当查理见到斥候骑兵的装束时,顿时惊住了——他们身穿精致的合金板甲,头戴全罩式铁奎,佩戴刻印狰狞嘴脸的面甲,披风华丽异常,上面印着金闪闪的纹章——不是家纹,而是皇室裂阳纹章。他们不是一般的帝国军队,他们是皇家禁卫军。“光荣属于斯普莱特!”刻板的行礼结束后,禁卫军的斥候下达了一条命令:让汉斯的军队收集马草,送到禁卫军在风行镇外驻扎的营帐,下达命令时,斥候的语气傲慢、刻薄,丝毫不在意刚才战斗对这些普通士兵的影响。查理内心委屈,但禁卫军的命令相当于皇室下令,他都一一答应。见命令得到了肯定回复,斥候骑兵扬长而去,他们的营地就在风行镇西面一千五百米外。

    “皇帝亲征?”身后的士兵问查理,查理说:“肯定不是皇帝。应该是皇子,来捞点儿战功,给自己‘镀金’的。”他口中的“镀金”自然是指通过“巧取”战功积累政治资本,士兵们都露出了鄙夷的神色。民兵想要接下运送马草的任务,查理婉拒了,他决定带自己的手下去运送,这样合乎礼数,也稳妥一些。

    第三件事是援军返回,此时正是夕阳西下,禁卫军的两个步兵方阵从东方返回,踏着整齐的步伐从风行镇南面绕过,后面跟着一队骑兵将领,他们将斩掉的巨灵头颅挂在战马上,炫耀功绩。血色残阳把大地染得殷红,洒在禁卫军身的板甲上,反射出一道道金灿灿的光芒。风行镇的居民都争相来看这壮观美丽的场面,几位美丽的姑娘向他们微笑、招手,姑娘们成功地展示了自己的魅力,因为有几个骑兵将领一直紧盯着她们。

    忙完要塞中的事务,查理带人去运送马草,麦洛指挥其他人,一同前往要塞北边,那里已经摆好了木柴堆。伯爵在子爵的搀扶下一同前往,随行的还有帕瑞特、雪犬和夜雀,民兵不在这个行列中。查理带手下回来时,太阳已经落山了。他在送马草时,已经打听清楚带禁卫军出征的正如他所料,是帝国的皇子,也是指定继位的皇储。

    众人在寂静中开始了接下来要做的,包裹遗体的麻布袋早已摆放在木柴堆上,士兵们列队笔直站好,伯爵父子、帕瑞特和魔法师夫妇也庄严肃立,瞻仰木柴堆上的遗体。查理用火把点燃了木柴堆,火越烧越旺,形成了火柱,火焰吞噬了士兵们的遗体,也照亮了旁边所有人的严肃面孔。葬礼没有风行镇居民参加,查理没有邀请他们,即使是自发要来的也会被劝回去。查理、麦洛和其他士兵们都明白,没有人会铭记他们的牺牲,大部分普通人宁可一辈子天天想起一个曾伤害自己的仇人,也不会轻易铭记一个为自己生命战斗过但不知道名字的人——这是英雄的可悲之处,也是英雄的可敬之处,经历生死考验的士兵们深知这一点。

    葬礼全程都是寂静无声的,查理用手势告诉大家可以解散了,众人便慢慢地返回城镇或是要塞。查理特意陪同伯爵父子,商议夜晚巡逻的事项,他再一次发扬大公无私的精神,自己要亲自带着民兵在夜间巡逻。

    麦洛在要塞门口找到了海蒂,海蒂确认麦洛身体已经无事后,低沉地说:

    “我想……去看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