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15 风暴

    15  风暴

    黑夜笼罩了风行镇,并不通明的灯火诉说着这个城镇的偏僻与寂寥。贴近边境线的小城镇在夜色下显得那么渺小无助,仿佛只要稍一用力,它就会被捏得粉碎,消逝在无尽的黑夜之中。风行镇有着当地仅有的一块肥沃土地,又能从频繁来往的商队中获取巨额的利润,地处偏僻,天高皇帝远,不受制约,还担任国家的眼线,监视边境……任谁来看,风行镇的领主都是一份美差,在这里生活也是十分幸福的。但风行镇的悲剧同样明显——随时都可以被牺牲掉,就是所谓的“弃子”。正因为这一点,后面发生的事情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麦洛骑着马,载着海蒂向城镇南边奔去,夜晚气温很低,好在风不大。“就到这里吧。”海蒂说。麦洛停下马,看了看前方:“只能看到一点儿。”“可以了。”海蒂没有活力地回答。两人下马,只能在地平线处看到窄窄的一条海岸,隐约能分辨出海水和陆地的分界,海面上有几个好像建筑的模糊影子,麦洛猜想那可能是防波堤,黑夜中无法辨明,而且距离确实还远。一片荒凉,一片寂静,有节奏的海浪声混合着海风轻轻地扑向两人,但却是那么的微弱,毫无感觉。海水呈黑色,微波粼粼,反射的星光好似大海的眼睛,给观赏者平添一丝寒意。

    “他们就在那边,”海蒂轻轻地说,麦洛知道海蒂又在思念家人了,“晚上大海太可怕了,我不想离的太近。”黑色的大海让人显得过于渺小,无尽的黑暗、潜藏在海中的危险、随时可能袭来的巨浪……夜间看海的人都会有类似的恐惧。麦洛轻搂少女的肩膀,他能想象到海蒂在医护伤员时看到的可怕场景,少女虽然坚强,但战场的残酷依然打击了她的内心。海蒂靠在麦洛肩上,轻轻抽噎这,她本想用对家人的思念冲淡脑中那些伤兵血淋淋的伤口和垂死挣扎的场景,遗憾的是没有成功。麦洛没有安慰海蒂,他知道这时只要让她痛快地发泄就好,他望向海岸,看到半空中的星星,又一次想起了多米的预言、群星诅咒、迷雾丛林……还有一个黝黑皮肤、蓝色瞳孔的人。

    海蒂擦干了眼泪,避免麦洛看到自己的窘态,拉着麦洛的手示意他该回去了,再次乘马飞奔,两人在星空下返回风行镇。此时风行镇的西面是禁卫军的营地,营地上扎起巨大营帐,在黑夜中格外显眼,灯火也比较多且明亮,即使在狂风肆虐的寒地,也有一种巍然不动的气势。但两人根本没有关注禁卫军营地,注意力完全被风行镇吸引了——此时的风行镇,灯火通明,依稀可见城镇中人头攒动,万人空巷,热闹非凡。

    “没听说有庆祝活动。”麦洛疑惑地说。

    海蒂却是一脸凝重,说:“不,不会。赶快回去,说不定出什么事了!”

    战马载着两人加速奔跑,狂风在他们耳边呼啸,夹杂着一丝血腥的味道……

    葬礼后,李伯爵与子爵在两位魔法师的陪同下前往城镇去安抚战斗中受到惊吓的居民,查理和士兵们也回到驻地休整,准备晚饭,随后按照之前约定的他带着民兵在城镇里巡逻,主要是怕有漏网的巨灵伺机破坏。

    黑夜中的城镇,只点着零星灯火,能见度极差,一名民兵忽然觉得离他们不远处的小巷里有动静,查理觉得可疑,就上前查看:阴暗中若干个人影好像搬运着什么东西,但真正让他吃惊的是那些人居然穿着铠甲。查理担心是手下的士兵违法乱纪,没有犹豫,命令民兵拿着火把围住这些人,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哪个小队的。可他们刚一行动,那几个黑影就飞快逃离,即使搬运着重物,他们的行动也十分迅速。查理带人在后面穷追不舍,那些人似乎不熟悉城镇中的道路,一味地跑,结果迎面撞上了李伯爵一行人,两队人马一时间东倒西歪,他们搬运的东西也掉在了一旁。

    民兵趁机想要抓住倒下的人,却遭到他们的反击,查理惊呆了,但也迅速反应过来——这些穿铠甲的人绝不是自己指挥的那三个小队里的人,却可能是——

    “队长,快看!是人!”民兵发现了掉在地上的物品,乍一看是两卷棉被,细看才发现里面裹着人,而且是昏迷不醒的女人。更多的人手持火把来了,很多居民也都闻声前来,几乎城镇一半人口都已围了过来,一时间拥挤的街道上无数火把摇曳,人满为患。火光也照亮了那几个人——他们穿的是禁卫军的铠甲,印证了查理的猜测。

    现在人赃俱获,可他们丝毫没有放弃抵抗的意思,还在与民兵搏斗,半吊子的民兵怎么可能是精锐禁卫军的对手,不一会儿就有好几人受了伤,撤了下来。子爵和魔法师也投入了战斗,但查理的士兵们却没有出现,他们在城镇外围的房屋驻扎,可能还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禁卫军丢下昏迷不醒的女人后,左突右冲如入无人之境,竟没人能阻挡他们几人,其中一个高大的身材的禁卫军剑法凌厉,周围的人根本招架不住,吓得围观的居民也不敢离近,但当他们得知这些人要拐走城镇中的女人时,也纷纷拿起石头或者路旁的器具砸向禁卫军。

    闻讯赶来的帕瑞特拎着战锤也赶来了——之前他正在城镇中买醉,他瞬间弄明白状况,支援民兵。禁卫军见围攻的人越来越多,决定朝外突围,子爵趁机拿剑攻击,结果一下子被那个高个子的禁卫军转身横砍,负伤倒地。就在这时,帕瑞特用战锤的锤柄末端袭击了高个儿的禁卫军——他不想杀死同为人类的对方,直接将他击倒在地。倒下的高个儿禁卫军还想拿起剑来挣脱,同样躺倒在地的子爵顺势拿剑一刺,正好刺中了那人的面甲和板甲之间的喉咙里。受到惊吓的子爵立刻松手,而剑却已插在禁卫军的脖子上了,献血汩汩流出,他的身体也开始不停抖动。旁边的禁卫军见状,不顾民兵的攻击想要回身救援,却被刚刚赶到的麦洛和民兵给制服了。倒在地上的高个儿禁卫军停止抖动身体,不再动弹,显然是死了。

    见到砍伤多名民兵的禁卫军死了,居民们默不作声,他们用愤怒和仇恨的眼神盯着被制服的几个人。查理并未直接参与战斗,但他却在后面做了仔细观察。他明白自己的立场,虽然他也曾和麦洛一样放纵自己的士兵花天酒地和寻求刺激,但都是有底线的,如果对方不允,也不能强人所难,这就是帝国军的铁律:不能伤害普通民众,禁卫军也不例外。但他的政治敏感性告诉他,眼前的这几人抢夺女人的事情,背后肯定有权势更大的人在指示。现在围观的群众太多,他制止了民兵揭下禁卫军面甲的行为,而是命令民兵将他们带回要塞,再细致审问。愤怒的民众见状,勉强让出了一条通往要塞的路,查理也劝大家先把石块砖头放下,他们会处理此事,但他心里却担心,一场风暴即将来临。

    谁知,其中一个禁卫军居然开始大叫:“你们完了!!!”开始努力挣脱民兵的束缚,但还是被压了下来,但他终于喊出了查理最担心、最害怕的那句话:“你们都得死!!!你们把皇子杀死了!!!”。

    犹如惊天炸雷一般,在场的人都愣住了,那个高个子禁卫军打扮的人,竟然是皇帝的儿子?居民们开始散开,不如说是逃离,纷纷返回自己的住处。

    一个黑色的身影躲在远处,看到这一切后,十分迅捷地朝禁卫军营地跑去……

    风暴的中心再一次对准了风行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