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16 笑里藏刀

    16  笑里藏刀

    如果那个禁卫军士兵有一定的政治头脑,他就不会轻易喊出那几句引爆风行镇的话,可事与愿违,现在查理知道自己这边有可能大祸临头。风行镇紧急实行了宵禁,就连民兵也先放下武装,回到自己的住处,巡逻工作交由三支小队担任。刚才突发事件的消息也传遍了整个城镇,虽然人们没有出门,但依然阻挡不了人们的情报传递,居民中不知道事情经过的只是少数。临时被安置在要塞中的帕瑞特不太高兴,他宁可醉在大街上等到天亮,也不想劳烦这里的人为他担心。

    要塞的议事厅内,查理、麦洛、李伯爵三人开始紧急商议,那几个禁卫军已经被押到要塞的牢房里,子爵还在处理伤口,所谓“皇子”的尸体也被妥善安置在要塞里。海蒂甚至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她也很快就会听到相关的传闻,她此时正在要塞中自己的房间里。查理三人先开始交换和分析情报,现在可以认定的是:“皇子”带领手下禁卫军士兵潜入镇中抢夺女人,被民兵巡逻队围住,在人赃俱获的情况下依然拒捕,砍伤数人后被捕,其中一人伤重不治死亡。麦洛是后来才赶到的,他没有什么特别的情报。

    查理说:“先确认两件事:第一件事是等那两个姑娘醒来后,问一问她们昏迷前到底发生了什么。第二件事就是确认那个死者到底是不是皇子,我担心那个禁卫军在吓唬咱们。”麦洛说:“禁卫均铠甲上的家纹都是裂阳纹,不过那个死者的板甲和其他人的不太一样,上面的纹理和饰物都是特制的,另外他穿的是马靴,骑着马至少是个将领,至于是不是皇子我也看不出来。”查理听后瞪了一眼麦洛,好像在表达“怎么不早说”,麦洛看明白了,说:“在街道上的时候太混乱,也看不清,我是在要塞里看到尸体才看清楚的。”查理转向伯爵问:“您这里有没有人曾见过皇子?”李伯爵摇了摇头,没有出声。“他们的武器呢?有没有什么线索。”查理接着问麦洛,麦洛回答:“禁卫军标配长剑,没什么特别的,用的人很多,就算我用也没什么奇怪。”李伯爵突然开口:“要不要和禁卫军那边先通报一声……”查理说:“我已经派人去了,其实我想亲自去的,有些事情交涉起来也方便……”

    门被推开了,子爵手臂上缠着绷带,大踏步走了进来,还未来得及行礼,子爵说:“一个姑娘醒了,她说自己在回家路上被人把嘴捂上,然后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了。就是这个,”子爵放在桌上一个药水瓶,玻璃瓶内装着透明液体,用木塞塞好,“他们用的就是这个迷药。”“您从哪里找来的?”查理吃惊地问。“从那几个家伙身上搜出来的!”子爵理直气壮地说,自然说的是被逮捕的禁卫军士兵。“您给他们搜身了?”查理更加惊讶地回复,子爵没说话,反而用一种狐疑的目光看着查理,似乎要表达“我这样做不对吗?!”查理吃了一鼻子灰,没再说话。现场气氛尴尬不已,李伯爵转移了话题,关切地问:“那另一个孩子怎么样了?”子爵脸上掠过阴云:“可能是迷药劲太大,也可能是用棉被捂得,死了。”李伯爵叹息一声,麦洛和查理没有作声。查理表面上强装镇定,内心里却无法承受这么迅速的变故,一连串的事情把他的理智折磨得支离破碎,他除了表面看来一切正常外,已经不是那个战场上镇定自若、葬礼后风度翩翩的队长了。“不行,我现在要亲自去一趟禁卫军那里。”查理已经无力掩藏内心的焦躁,立刻向议事厅外走去。

    伯爵父子目送查理离开,麦洛的目光却没动,他对政治权谋不感兴趣,却也嗅到了一丝气息,查理的混乱和烦躁确实让他的队长形象一落千丈,但有一点他想对了——风行镇即将大祸临头。麦洛想要去找海蒂,但很快就有一个士兵进入议事厅报有禁卫军的人来交涉,已经到了吊桥处,伯爵和子爵匆忙前去,麦洛也被迫紧随其后。

    来交涉的是年过五旬的禁卫军统帅霞飞公爵,爵位比李伯爵还要高两级,是这里地位最高的人。霞飞公爵精神矍铄,神采奕奕,没有摆出官架子,显得十分谦卑。他没有骑马,命令随他而来的二十名步兵在堡场外列队等候,自己独自走过吊桥进入堡场。李伯爵和子爵已在吊桥这一边等候,一同等候的还有麦洛和没来得及出发的查理队长。双方行礼后,霞飞愧疚地说:“尊敬的李伯爵,我得到消息,我的部下目无法纪,让伯爵领地的居民蒙受了损失,我作为禁卫军统帅,实在是对不起各位,对于属下的错误行为,我感到万分痛心,这也是我的失职,也请领地主人能够原谅。”说完后,他向李伯爵父子深深鞠了一躬。伯爵立刻扶霞飞起来,霞飞则继续说:“对于领地中的损失,我们将加倍赔偿。”说着掏出两块金锭,双手呈到伯爵手中,伯爵并没有推脱。之后他又对查理说:“查理队长,感谢你带领帝国军人防守住了这里,也感谢你维护了帝国群众的资产,我将会向皇帝汇报你们的功绩,让你们得到应得的赏赐。”查理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向对方表示感谢,霞飞公爵的和善的态度让他放松了不少,但他也知道事情还远不到结束的时候,果然,霞飞又开口了:“还有个不情之请,希望伯爵和队长能够将拘捕闹事的那几个人交还给我们处理,我们必定会严加惩治,还有……”他迟疑了一下,“还有个拒捕而死的家伙,他是罪有应得,作为一个骑士、也是我的副官,他辱没了骑士的尊严,再次恳求各位,请把他的尸首交给我们,我们也会妥善处理。”霞飞公爵的话语和态度都诚恳至极,让查理和伯爵十分动容,他们同意了公爵的请求。得到同意的回复,霞飞欣然微笑,似乎刚刚解决了一件棘手的工作,终于松了一口气。

    不一会儿,两位魔法师押解着被困住双手的几个闹事的禁卫军从要塞出来,那个高个儿的尸体也用皮革裹着,交到了禁卫军步兵队手里。霞飞几次三番地行礼,表达歉意和感谢。临走时,他回头对查理说:“查理队长,如果您觉得时间还不晚,不妨和我一起去禁卫军营地说说你们对抗巨灵的细节,我好以此为依据在皇帝面前叙述这里的故事。”查理欣然应约后,公爵露出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微笑,一直默不作声的麦洛敏锐地捕捉到了灯火下的这个笑容。夜色下,公爵与查理队长带着两队士兵擎着火把向营地走去。

    李伯爵见事情基本解决了,交代好要塞中的事宜,出发去抚慰两位受害姑娘的家属。子爵找到还在一旁思索的麦洛,问他:“感觉怎么样?那个公爵。”

    麦洛回答:“欲盖弥彰。”

    子爵接着说:“嗯,演得太逼真了,反而有些假。这个老狐狸,不提防不行,真希望他赶紧带人走。”

    麦洛说:“恐怕没那么容易,他可能还会有后续行动。”

    子爵看出了麦洛的担忧:“要不先做好防备工作?”

    “可以,最好先让帕瑞特赶快离开,他是奥贝的人,他出事的话可能就是外交事件了。”

    “我去安排。”子爵说。

    “要尽快,我担心已经来不及了。”麦洛略带颤抖地说,他想起了刚才公爵那难以形容的微笑,他认定在那副笑容下藏着一个可怕的计划。一个能够在憨态可掬和心狠手辣间随意切换的人让他不寒而栗。

    子爵去安排让帕瑞特撤离的事情,麦洛也急忙赶到海蒂的房间。少女早已入睡,她的青春依然不敌困意,当确认来人是麦洛时,她睡眼惺忪地开了门。“快点收拾东西,咱们要离开这里。”麦洛没等海蒂反应过来,急着说。“怎么了?和今晚的事情闹大了吗?”少女不解地问,脑子还没完全清醒,纤细的身体活动迟缓,没有要收拾东西的意思。焦急的麦洛不得不摊牌了:

    “禁卫军想要把风行镇从地图上抹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