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17 弃子

    17  弃子

    在麦洛向海蒂吐露出残酷的真相时,有三匹快马离开了要塞,是帕瑞特、雪犬和夜雀三人,由于宵禁,他们携带着子爵的名片和亲笔命令,可以让巡逻的士兵放行。他们没有一路直接向东,而是按照回来时绕开巨灵营地的道路快马加鞭地离开。

    查理踉踉跄跄地从禁卫军营地返回风行镇,从他进入军营到出来没用多少时间,他却仿佛老了十岁,面色铁青,步履蹒跚,脑中一片混乱,充斥着各种悔恨,已经完全不能思考,他一直在悔恨来到这里战斗,悔恨拥有指挥权,悔恨带领民兵夜间巡逻,悔恨自己瞎了狗眼……悔恨自己庆幸禁卫军来援助他们。

    “不!我不走。”海蒂坚定地说,“这里有我的朋友、有我的恩人,我不能就这么离开。”麦洛不能接受海蒂的坚定态度,他再一次、也是第三次恳求:“海蒂,我们不可能打得过禁卫军的,他们的人数就已经比整个城镇的人要多了,他们要做的就是把这里的人全杀掉,毁灭一切罪证。求求你,咱们逃离这里,就往东边奥贝方向,到了那里,我们坐大船去找你的家人……”

    “不!”海蒂高声叫着,声音已经哽咽,“麦洛,为什么你要选择逃避?你曾是‘图姆城亡灵’,你经历过九死一生的危险,为什么在这时候要选择逃避?我知道你害怕,害怕我有危险,害怕面对……”麦洛突然抱住她,打断了她的话。少女的脸颊上已经淌满泪水……

    麦洛激动地说:“是的,我害怕失去你,失去我们期盼已久的幸福生活,我们分分合合太久了,终于可以团聚,我不想……我不想就这样让到手边的幸福成为泡影……”

    “我明白,”海蒂的声音恢复了平静,“但你要想想,我们逃走的话,李伯爵怎么办?这里的人们怎么办?你忍心让他们平白无故地死去吗?你曾经那么努力为他们战斗,他们就这样死了,你不心寒吗?”麦洛明白海蒂有着高尚的心灵,不会见死不救……他想再次劝说,却被海蒂捂住了嘴。

    “我知道,你担心的是我,你看这里……”海蒂说着,打开了房间内墙壁上的暗门,“这里有个密室,如果危险来了,我就藏起来,等着你来救我。”麦洛惊住了,他没想到海蒂竟然早就有了这样的准备和觉悟,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如果……”海蒂边说边阖上暗门,“如果我们真的要死在这里,也许就是命运吧……但是麦洛,我不想逃避,我也希望你不要逃避……”海蒂用额头顶住麦洛的额头,“你曾答应过我,你会拯救大家……”麦洛知道自己没法再说服她,于是认输,他插嘴道:“我是答应过,但你说的是当星星要来攻击我们的时候,可这次不是星星,是禁卫军……还有,我和你到底做了多少约定啊?”他捏了捏海蒂的耳垂儿,海蒂“噗嗤”地破涕为笑:“禁卫军总比星星好对付吧,你要守护好大家,守护好风行镇……”麦洛也笑了,流着泪笑了。在成为“图姆城亡灵”后,这还是他第一次流泪……

    夜色中,子爵在吊桥处焦急地等待着,他不顾凛冽的寒风,身边的火把接连换了两根。当马蹄声传入他的耳中时,他明白风行镇中的所有人已身处绝境——黑夜中传来的马蹄声说明回来的仍是三匹马,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雪犬和夜雀已骑马来到他面前,帕瑞特不擅长骑马,跟在最后,三人气喘吁吁,可见是十万火急的事情迫使他们火急火燎。夜雀想要汇报什么,子爵却抢先开口问:“多远?”夜雀回答:“不到两千米,就被拦下了。”子爵狠狠地咬了一下嘴唇,跺一下脚,怒火直冲胸口,“啊——”地大吼了一声,三人被子爵的行为吓到了,立刻下马,但子爵很快又恢复镇静,示意继续说,夜雀和身后两人对视了一下,说道:“禁卫军已经在每个方向上都布置了骑兵,两两一组,来回巡视,见到我们就拦下,不让我们继续往外走。而且他们的战马也好,支援速度很快,如果我们逗留太久,立刻就会有更多的骑兵过来。我们尝试了在东边和南边找出路,都没成功,到处都是他们的人——我们被包围了。”帕瑞特接着说:“我说我是奥贝军队的人,他们也不管,用武器比划着要我们后退,就是不让我们出去。”子爵问:“他们说什么了吗?为什么要包围我们?”夜雀摇了摇头说:“不管是客套的还是蛮横的,都是一个意思——镇上的人惹事了,所有人不得离开。”

    子爵彻底愤怒了,但理智告诉他现在能做的已经不多了,他立刻命令夜雀去召集民兵和青壮劳力,加固一下要塞的防御,至少恢复到一天前的样子。他还提醒:“先不要知会那些城镇里面的军人,他们还说不定会为谁而战呢。哦,帕瑞特•谢瓦……管他谢瓦什么的,如果你能帮助我们修一下城墙,我们感激不尽,现在我们已经无路可退了。禁卫军可能要除掉我们这里所有人!”帕瑞特•谢瓦利埃一脸茫然,对于突如其来的变故他一头雾水,刚刚让他紧急离开,却被半路截住,回到这里又被通知大难将至……一连串的事件也突破了他的理解极限,他呆立在那里,直到雪犬推了他一下才有反应,而子爵已经急忙找自己父亲去了。

    子爵大踏步地走,用力地甩着手臂,愤恨地抱怨着:“可恶!我们就是——”

    失魂落魄的查理终于到达了军队驻扎地,没有在城镇中巡逻的士兵们夜不能寐,他们早已听到了“皇子”被杀的传闻,得知了骚乱的前因后果,他们也没想到禁卫军能够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他们讨论、猜测事件的种种可能,预言着可能引发的舆论风暴——他们似乎还沉浸在多米的预言把戏当中。查理的归来,没有引起士兵们的关注,他们并没有队长那样的政治敏感度,只当自己是旁观者而已。查理摇摇晃晃地找了个椅子坐下,呆滞地望着屋顶,沉默良久后,有气无力地说:“把巡逻的人都叫回来,有任务要布置。”他说话时并没有看着某位士兵,依然望着屋顶,周围的人迷惑不解,猜想队长是不是受到了刺激。见没有回应,查理有重复了一遍他的话,但加了一句“把麦洛队长也叫来”,没有提高声调,没有改变视线的方向,但却让士兵们有了行动。

    查理闭上了眼睛,他想起刚才霞飞公爵那冰冷的面容,耳边回响着那无情的指令,不禁悲从中来,心中发出哀鸣:“原来,我们都是——”

    麦洛和海蒂也都冷静了下来,海蒂明白麦洛的心情,但她也有不理解的地方,于是问道:“那个被杀死的人,不会真是皇子吧?”麦洛回答:“一开始我也觉得不是,可看到霞飞那家伙的表现,我肯定那就是皇子。那个老家伙演得太好了,他稳住了伯爵,暗中应该正在部署他的人封锁这里。”

    “为什么要这样做?”纯真的少女还没有弄明白麦洛的话。

    麦洛已经恢复了耐心,开始给少女讲课:“皇子劫掠女人,这个罪名要是传出去,肯定会闹得全国皆知、有损皇室的名誉,而且现在还死了一个姑娘,罪加一等。为了维护皇室的名誉,怎么做最好呢?”

    “当然是封锁消……哦——!”海蒂把手放在额头上,恍然大悟。

    麦洛接着说:“所以,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毁灭一切罪证。如果我没猜错,现在禁卫军已经把风行镇包围了,随时都可以杀掉这里所有的人。”

    “这里也都是帝国的人呢,禁卫军就能随便杀吗?这对他们有好处吗?”海蒂还想反驳,她似乎想要从绝望中找到一根救命稻草。

    “傻姑娘,”麦洛说,“皇子死了,那肯定是禁卫军的责任,但如果认定风行镇的居民有‘密谋造反,谋害皇子’的罪名,禁卫军就可以名正言顺地除掉这里的‘反贼’,为皇子伸张‘正义’,不但没罪,反而还是大功一件。趁机还能把这里的财富据为己有,一举多得啊!”

    “蛇蝎心肠!”少女明白了,“难道风行镇……我们就这样倒霉吗……”

    麦洛耸了耸肩说:“没办法,谁让我们是——”

    帝国历1802年11月16日凌晨,子爵、查理、麦洛几乎是同一时间,不约而同地说出这个词语:

    “——弃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