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20 魔法师夫妇

    20  魔法师夫妇

    16日上午,麦洛、雪犬和夜雀、帕瑞特四人已经在洞口做好了出发准备。

    麦洛换上了一身浅棕色棉皮衣——这是由剑齿虎皮制成的,这种名贵的虎皮衣韧度极高,能够防刀割针刺,也不怕风吹火烧,比铠甲的防御力还好,还轻了不少,穿上它感觉身体活动自如,还冬暖夏凉,是非常宝贵的装备。剑齿虎皮衣是子爵送给麦洛的,他们有时会去雪山狩猎剑齿虎,长年累月收集它的皮,集腋成裘制成皮衣——甚至可以说是皮甲,他身后披着原来的披风,上面还是常青藤的家纹,白底的旗帜上增添了很多防卫战中留下的血迹。麦洛的武器也不再是短剑,而是从皇子那里“缴获”来的禁卫军长剑,剑刃锋利,正如麦洛所说,他用也没什奇怪的,而且用得很顺手。

    帕瑞特也换上了一身棉衣,主要是为了保暖,他的鱼鳞甲包在里面,并不影响身体活动。不幸的是帕瑞特的巨型战锤在隧道里会造成不便,于是他换了一把短柄战锤,锤头也小了很多。同时,帕瑞特还携带了一个袋子,里面是他们一路所需的食物。

    夜雀和雪犬这两位魔法师轻装上阵,他们只带了部分食物和药物,没有其它武器装备。

    麦洛对于他们一行人携带的食物量表示担忧和不解,光帕瑞特带的食物就足够他们四人吃上四五天的样子,他开始思量此行目的地到底离风行镇有多远,怕自己出去太长时间无法守护海蒂。夜雀则解释食物是越多越好,因为瑞克斯祭坛的位置在奇波雪山山脚下,此时那里已经冰天雪地,食物多带些能有效保证身体的能量持续充沛。祭坛的位置离风行镇并不远,以他们的速度半天多一点就能够到达,这让麦洛的感受稍微好了一些。

    伯爵为四人送行,此时子爵在忙碌民兵布防的事,查理也回到军队驻地稳住手下士兵,不让风声走漏。伯爵没有吩咐太多,把咒语石交给了夜雀。海蒂在楼梯处探出头来,她此时没包头巾,长发散落在肩上,她用两只手抓住两侧两撮头发的根部,向麦洛露出略显可爱的微笑——这是她偶尔对麦洛做的卖弄可爱的动作,用来鼓励他保持好心情。麦洛一直觉得海蒂这个行为有点傻,但效果还算不错,总能逗得麦洛偷笑。

    出发时间到了,夜雀先用变身魔法变成了一只田鼠,钻进洞穴,跑在了最前面,身后依次是雪犬、麦洛和帕瑞特。麦洛在进入之前往海蒂刚才所在的地方望了一眼,少女已然离开,就好像这次分别如同之前分别一样,没必要看作是生离死别。麦洛心一横,也匍匐下来,钻进隧道。爬了一段时间后,麦洛感受到一股清新的泥土气息,他知道隧道中的位置已经在要塞之外了,他内心着急,加紧了往外爬的速度,在黑暗中他几次碰到了不时放慢速度的雪犬,但后者没发出过任何声音。帕瑞特也稳扎稳打地前进着,不过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并不是因为空气稀薄,而是因为他感到紧张,麦洛后来才知道帕瑞特恐惧狭窄密闭的空间,这样的隧道自然让他非常害怕,但他依然直面困难,为了大家执行这个任务。

    不知爬了多长时间,隧道前方出现了微弱的光亮,出口已经近在眼前。已经爬上去的夜雀协助三人爬出隧道,他们惊奇地发现,他们身处一个粗壮的中空树干当中,足以容纳他们四人,树干在两人高的地方折断,能够看到圆形的天空。

    此时天空中阴霾笼罩,好像压得人们喘不过气来。夜雀注意树干中有一个陈旧、简易的木梯,显然是有人故意留在这里让人攀登到外面去的。“看来当时的领主发现这个隧道后,是为了某一天能够加以利用。”夜雀说。“看来他知道会有这样一天,早给咱们准备好了。”帕瑞特好像忘记了刚才的幽闭恐惧,大大咧咧地说道。

    “嘘!”麦洛示意大家安静,远处隐约传来了马蹄声,由远及近、由近及远。夜雀小心地登上木梯探出头去,她接着做了一个紧急行动的手势,几个人都迅速翻出中空的树干,向北方奔去。雪犬利用早已准备好的长条麻布,将他们的脚印顺势扫去,不留痕迹。等几个人认为跑的足够远时,他们才回头望向风行镇的方向,却早已看不到城镇和要塞了。

    “有惊无险,没被那几个骑兵发现。”夜雀说完,示意大家跟紧,开始赶路。见已无危险,帕瑞特露出了他话匣子的本性,对夜雀说:“还是有魔法师才靠谱啊,哦,对了,你的丈夫是不是……”没等他问完,夜雀回答:“是的。”其实麦洛也早发现了,雪犬一直没有说过话,一直用手势表达意思,也就是说他是个哑巴。“抱歉,我只是之前觉得很奇怪。”帕瑞特连忙致歉,夜雀摇头示意没事,雪犬也微笑表示不在意这些。

    “雪犬先生应该是能够变身为战熊的吧?”麦洛也加入了谈话,夜雀回答:“是的,麦洛队长。我擅长变成行动灵敏的陆地动物,像老鼠、狗、猫什么的,而雪犬只能变成战熊。以前我们战斗时,他的声带受了伤,就没法出声了。”雪犬那可怕的满脸伤疤似乎也在诉说着当初的战斗是有多么可怕。“你们不能变成飞行动物吗?”帕瑞特问。“魔法师只能修行一种或一类变身术,由于变身术非常考验魔法师的能力,能修行其中一类已经是极限了。我们修行的是陆地动物,也有能变成鸟类或者鱼类的,据传说有魔法师能力奇高的能够变身为龙,不过那也是传说,现在还没有这样的魔法师出现,要不然早就加入对抗巨灵的人类军队了,对吧。”夜雀耐心地解答。

    帕瑞特接着说:“我听说德拉贡帝国有法师会变成海龙,还击沉了好多斯普莱特帝国的战舰,是真的吗?”对此,夜雀的回答是一个手势:不了解。

    北风越来越大,远处的雪山却没有明显的接近迹象,依然屹立在北边远方。

    “你们都是法师,那个什么咒语石上的内容在说什么呢?你们也看不懂吗?”帕瑞特的这个问题有点失礼,但他确实是不懂就问,语气非常诚恳。夜雀也没有在意,回答道:“我们魔法师施法时,口中或心中会咏唱魔法公式,但如果我不知道我所咏唱的是什么内容,施法就无法成功。例如,我用火焰术的时候,我内心会念出《萨克努塞姆文稿》中的‘使用’‘火焰’两个词语,这样就施法成功。”随后,她拿出了伯爵交给她的那块咒语石,“这块石头上的咒语,我就不懂得是什么意思。《萨克努塞姆文稿》中有数以万计的词汇,很多简单的词汇都已经被破译,能够在书本上学到,但也有魔法师破译某些复杂的词汇后,选择了保密,这样就只有他能够使用这个魔法了,我觉得这块石头上的魔咒就是如此。有时就算我知道了词语的意思,也无法使用,因为我的魔法水平还非常低,需要高水平的魔法师才能真正施法。”

    麦洛和帕瑞特基本听了个大概,还是有不少疑问,考虑到他俩一点儿魔法都不会用,理解这些知识确实很难。夜雀的话越发晦涩难懂,于是帕瑞特岔开了话题:“咱们去的那个祭坛,这一路上危险吗?”夜雀接着回答,她不像很有耐心的样子,但还是乐于讲课:“除了凶猛的剑齿虎和狼群偶尔出没,现在我特别担心之前看到的巨灵是不是还在这里……原来这里还有很多强盗和山贼,利用风雪天气作掩护,在这里安营扎寨。不过后来李伯爵带着民兵来把他们给铲除了,还招降了一大堆人。”雪犬朝帕瑞特和麦洛露出自豪的笑容,用双手指了指自己和妻子。

    “看来是你们帮助伯爵干掉强盗和山贼的啊!”帕瑞特佩服地说道。

    “不,不是。”夜雀否定道。

    “我俩原来就是这里的山贼强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