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34 营救利益

    34  营救利益

    “那一夜,也有很多人在做着好事——或许他们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1244年5月5日午夜,叛军成功攻入巴特勒城城堡,他们发现了艾伯特国王的遗体,却没有发现皇储的踪迹,于是全城展开搜捕行动。

    城堡内的禁卫军大部分突围成功,但他们还要面临在城内被搜捕的命运。战斗由城堡转到巴特勒城的大街小巷,大多数居民听到战斗的声音都关门闭窗,不敢往外看,而交战的双方也尽量避免将战斗引向无辜的平民,他们明白这场政变实质上还是皇室的内斗。所以战斗虽然在城市各处零星爆发,却都持续很短,而且伤亡很小。但此时任谁都明白,禁卫军实际上已在做困兽之斗——国王已死,皇储凶多吉少,禁卫军的抵抗意志趋近于无。

    也有少数大胆的平民和贵族走上街头,为负伤的士兵疗伤,不论哪一方的。而更有大胆的人——瑞森男爵,想要借机拯救一些落荒而逃的禁卫军,然后秘密收归自己麾下,壮大自己的武装力量。他带领着仆人,见到正在逃亡的禁卫军士兵,就让仆人协助秘密带回自己的府邸,他属于中立派,叛军不会进入他的府邸检查,日后这些被他保护起来的禁卫军士兵将成为他在战场上夺取战功的重要资本,当然这都是后话。

    “男爵,我们已经救了二十多人了,该回去了……”一名仆人汇报说。

    “继续找找看,可能还会遇到……别忘了我们营救的可是家族利益!”年少轻狂的瑞森男爵坚持着。

    一队叛军从他们身旁经过,领头的队长一看到瑞森右手上戴的家族戒指,就知道他的身份,特意嘱咐一句:“瑞森男爵,我们正在搜捕逃出来的禁卫军,战斗可能随时发生,为了您的安全,还是不要在夜间散步了。”当然这话对于瑞森就是左耳进右耳出的,不过很快他们就被附近桥梁处发出的火光所吸引。

    “那边着火了!快去!”叛军小队立刻出发。

    “走,我们也去看看!”瑞森男爵招呼手下跟着他,直奔火光处。

    ……

    桥梁下的河水发出潺潺的声音,波光倒映着桥上的火焰,分裂成一片片橙色的、花瓣似的碎片。桥上,不知是谁将战死的禁卫军尸体堆在一起点燃,火光冲天,引得周围的叛军都赶了过来。

    桥上,除了燃烧的尸体,还有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身着华丽的白色丝缎,头上戴着精美的头饰,直挺挺地站在那里,身上有少许血迹,无法判断是她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莉莉丝公主!”躲在一旁小巷中的瑞森男爵从衣着和装饰上判断出桥上女人的身份,“……不,看不清脸……”他又稍微怀疑了自己的想法,夜色下,虽有火光照耀,但那个女人的脸还是看不清楚。

    “公主!”随着一个洪亮、可怕的声音响起,一个高大的身形缓步来到桥上,来者身着禁卫军的战袍和甲胄,右手握着一柄长剑,腰间挂着一个布袋,里面的东西把布袋撑得鼓鼓的。“公主!我劝你还是跟我一起投降,不要逼我!”

    高大的身形背对着瑞森的方向,无法看清他的脸,但目前的状况也大体让人明白——这名禁卫军士兵已经背叛了公主,并胁迫她投降。

    桥上的公主使劲摇了摇头,她想转身逃跑——但一边是燃烧的尸体,一边是高大的叛徒,公主进退两难,而周围还有不断赶来的叛军士兵,他们已把这里围住,但没人敢上前。

    “那失礼了!公主。”高大的身形大步迈向公主,即将把长剑比在公主脖子上,谁知公主突然用力一推他,想要夺路而逃,但毕竟女人的力量太小,公主反被他的掐住喉咙。

    “看来你是不想活了!”高大的身形发出怒吼,随后将长剑刺向公主——

    “哧——”

    众目睽睽之下,这名背叛的禁卫军士兵用长剑刺穿了公主小小的身体,周围的叛军都忍不住发出惊呼——即使对待女人,他也没有手下留情。

    公主的身体被他卡着脖子举在半空中,“噌”一声,长剑拔出,鲜血从小小的身体中喷涌而出。但他没有就此放下公主,而是转向桥梁边缘,顺势将公主的躯体扔到了河水里面!

    “扑通——”水花的声音后,是叛军们的又一次惊呼。

    “这是自找!”可怕的声音再次响起,高大的身形转了过来——有人认出他是禁卫军中的小队长恩特可曼!瑞森此时并不认识他,只是看到他身上布满伤痕,有几处甚至还在向外面淌血。

    “莱恩亲王的将士们,”恩特可曼对周围已经目瞪口呆的叛军说,“请带我去见亲王……不,是去见我们的新国王,我要送给他一件礼物!”说着,他解下腰间的布袋,拿出里面的东西举在身前——一颗头颅!

    叛军们再次发出惊呼,并议论纷纷。一名叛军小队长壮着胆子接近恩特可曼,在火光的映衬下看了看那颗头颅,突然惊叫道:“是皇储!皇储的头!”

    这句话再次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躲在后面的瑞森男爵,但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赶忙带着仆人离开了这里。而恩特可曼在两名叛军小队长的带领及护送下准备去见莱恩亲王,出发之前,恩特可曼回望了桥上那些正在燃烧的禁卫军尸体一眼,便转过身走了。

    ……

    瑞森男爵带着人飞奔到城内河流下游的小码头,他想的没错,公主的遗体随着河流漂到了这里。

    “那里!”瑞森指着河水上一个模糊白色的身形,“快捞上来!”

    仆人们找来一支长篙,将公主的遗体够到了小码头上,遗体平躺在木板上,身上的白色衣物已被鲜血染红打扮,乌黑的头发遮住了她的容颜。

    “公主……”瑞森男爵跪在遗体前,想要为遗体整理一下散乱的头发……

    谁知——

    “啊!!!”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叫起来!因为——公主的遗体突然坐起来了!!!

    “公主!你……你没死!”受到惊吓的瑞森男爵瘫坐着,就连说话都在颤抖着。而公主却把头发一甩,露出了面容——火光下,瑞森看到了一张他没有想到的脸。

    “等等……你不是公主,你是那个……那个陪读!”瑞森突然反应过来,他断断续续地说出了自己所察觉到的真相。

    是的,刚才在桥上一直被认为是公主的人,其实是风铃假扮的。看到瑞森和仆人们颤颤巍巍地瘫坐在地上,特别是看到了瑞森男爵右手上的家族戒指,风铃似乎很快明白了这些人是谁并且对她没有威胁。不过风铃没有和他们解释,更没有说任何话,而是迅速站起来逃离这里,留下了惊魂未定的瑞森和仆人们,消失在黑暗中。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慢慢从惊恐中恢复的瑞森男爵反复思考着。

    ……

    “可惜的是,我再也没见过那位恩特可曼,也再没见过瑞森男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