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36 五百年的寻觅与变迁

    36  五百年的寻觅与变迁

    “每当我想到那个晚上,我的心都如同被刀挖出来,扔进冰窖中……”

    政变发生的后半夜,城市再次陷入了平静,零星的火光也慢慢熄灭,战斗逐渐销声匿迹。一些忙碌的身影穿梭于大街小巷,是分散在城市中的叛军向城堡集结,在首要目标已经全部完成的情况下,城堡和城市已经被莱恩亲王完全控制了。

    在三个主要皇室成员被证实死亡后,叛军控制的巴特勒城城门恢复了通行,由于是后半夜,城门口没有人流,只有几名站岗的叛军,拖着疲惫的身躯靠在城墙根下打瞌睡。

    风铃乘着夜色赶回了教堂后面的马厩,那里漆黑无比,从外面看根本不知道里面是否有人。为了保险,风铃从马厩后面的小门悄然进入。

    “伯爵。”风铃轻轻地呼唤,但是没有回应。

    “伯爵!”再次呼唤,还是没有回应。

    风铃等不及了,点燃一支火把——她终于看清马厩里没有一个人!她赶忙跑到莉莉丝藏身的草垛处,那里也是空无一物。

    未曾料到的变化,让风铃的心跳瞬间加速到了极限,甚至让她感觉到一种难以忍受的晕眩……

    “公主、公主,你们……你们在哪里?”风铃心里反复念叨着,“是逃走了吗?……不……伯爵不会背叛公主……为什么没有人,伯爵,你在哪里……是被抓住了吗?没有没有,这里没有打斗的痕迹……有人来了?……不,没有人……”

    ……

    风铃边思索边查看马厩中的痕迹,但她没有发现任何可以证明公主和伯爵逃跑至何方的迹象,就好像这里从未有人藏身过一样。

    “皇储的遗体!没了……”风铃恍然大悟,原来在马厩中的皇储遗体已经不见,“去哪里了?”顺着皇储遗体原来位置细致查看,风铃找到了一些脚印,但可惜的是,那些是叛军的脚印,来去的路线是一样的。风铃跟着脚印走出马厩,她才发现之前计划中的一个重要疏漏——为了让恩特可曼看起来像是真的叛变,麦昆伯爵在他身上刺了几道伤口,然而这些伤口流出的血迹随着恩特可曼的行动路径到达了桥梁处。当然叛军也不傻,有一个小队就顺着这血迹找到了马厩,并找到了皇储的遗体,同时搜查了整个马厩。

    “我的万源之神啊……”风铃顿时瘫坐下来,她还是及时扑灭了火把,“公主、伯爵……你们不会……不、不,这里没有挣扎的痕迹……伯爵是个谨慎的人,他一定能注意到有人要来搜查,没错,他能注意到……万一他、万一……我、我该怎么办?”

    矛盾、纠结、焦虑、心烦意乱……一齐袭向风铃的内心,纵使她再坚韧,此时也濒临崩溃了。心爱的公主已然不见,甚至不知去往哪里,是逃出去了?还是被抓走了?一切都是未知……

    心如死灰的风铃勉强支撑起身体,走出马厩,仰望天空中巨大的六芒星魔法阵,她此时真的不知所措了。

    ……

    在天亮之前,风铃像是无头苍蝇一般,找遍了马厩周围的所有街道,有些小巷她甚至寻找了三四遍,都没有发现伯爵和公主的踪迹。当东面的天空蒙蒙亮的时候,风铃已经串遍了半个城市,仍然没有找寻到任何线索和踪迹,她不得不开始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莉莉丝真的失踪了。

    街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在经过惊心动魄的政变之夜后,人们的生活没有太大的改变,变的只是坐在王座上的那个人而已。城市的运作一如既往,没有丝毫改变,官员和贵族照旧进出城堡,新的国王已经完成登基,开始商议新的国家政策。

    昨夜战斗的痕迹随处可见,但是阵亡将士的遗体都已移走,人们对这场政变议论纷纷,一些离奇的推测和消息口口相传,其中包括国王和皇储的死因、是否有人携带值钱的宝贝出逃等等,这些话题很快流行开来。

    风铃换回了黑色长袍,风尘仆仆地夹在行人之中,保持低调,以致没有人注意到她。她在众多杂乱的消息中抽丝剥茧,力求发现关于莉莉丝的线索,却没有任何信息和公主有关。

    “没有消息,其实也是好消息……”风铃安慰自己说,忽然她注意到了不远处有几个叛军——当然现在是正规军,有几名将领在街边店面吃早饭,风铃便凑了过去,找了个能听到他们谈话的地方坐下,开始探听他们的对话。

    “……本来都是要活捉的,没想到是这个结果……”

    “就连公主都死了,真是没有想到。”

    “是啊,你看陛下(莱恩)得到消息后都没有笑脸,那毕竟是他的侄女,还不到二十岁……”

    风铃听到这些,已经能够确信莉莉丝没有落到叛军手里,她些许放下心来。但接下来该如何找到麦昆伯爵和莉莉丝呢?

    “先逃出这座城市……去麦昆伯爵的领地找找看……这是目前唯一的线索了……”

    ……

    风铃是自己走出城门的,对,就是走出去的,没有人发觉她的身份——这多亏了恩特可曼的努力。几天后,她终于找到了麦昆伯爵的领地,却发现这里已经换了主人,一打听才知道:伯爵早已变卖了土地和家产,遣散了仆人,在政变之夜前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就这样,仅有的线索中断了。

    风铃也终于意识到,想要找到公主不是短时间内能完成的事情。但往好处想,她为了复活莉莉丝,锁住了她的时间,现在公主已是不老不死之身,只要风铃不放弃,莉莉丝就在世界的某处等待着她来寻找。

    “于是,我也锁住了自己的时间……”

    漫长的寻觅开始了,从斯普莱特的村庄到城市、再到周边邻国、再到远方从未涉足过的大小诸国、再到大海那一边的海岛国家……到处都留下了风铃的足迹。

    期间,斯普莱特新国王的宪兵们很快发现了他们遗漏了一些包括风铃在内的忠于艾伯特国王的人,于是开始通缉他们,考虑到风铃是魔法师,就委托有相应经验的绿龙佣兵进行秘密搜捕,其中结果我们在之前的内容中也已得知了。

    时间流逝着,风铃对莉莉丝的寻觅依然在继续,另一边,斯普莱特王国的扩张也紧锣密鼓地进行着……

    莱恩国王统治下的斯普莱特王国继续沿用艾伯特国王的内政政策,并用了两年时间完成军事改革,拉起了一支将近十万人的军队,开始了帝国的对外扩张。“黑门之役”三年后,阿利斯塔•阿卡依带领四万军队完成了对尤思德王国的复仇,并攻入其首都,彻底灭掉了这个难缠的敌人。原本在边境黑门处的城墙早已按照艾伯特国王的命令拆除,留下一望无际而又茫茫的绿色草原,其间还有一个不起眼的石板,偶尔会有曾经在此战斗过的人留下纪念品或头发以凭吊战场。据说附近的牛羊都不敢来此地吃草,因为这里曾经死过太多的人了……

    另一边,斯普莱特王国军也兵分多路向西面和南面同时扩张,且屡战屡胜未尝败绩,经过短短五年的时间,斯普莱特王国的领土扩大了三倍,周边邻国不是被消灭就是被蚕食,而斯普莱特的军队始终保持极强的战力,同时更在技术上遥遥领先于其他国家。

    有两名贵族将领在王国扩张中的表现异常突出:一位是瑞森男爵,凭借着在政变之夜中救助的禁卫军士兵在战场上奋力厮杀,协助他夺取无数战功;另一位则是恩特可曼,由于其在政变中的“功劳”,他被封为男爵,并在战场上身先士卒,立下汗马功劳——白底常青藤也终于成为他家族的纹章。两人在战场上的表现让他们多次加官进爵,成为贵族中不可忽视的力量,以至数百年后,两个家族的地位依旧显赫,并以不同的方式推动着帝国的命运。

    斯普莱特的扩张稳步持续,诸多国家相继被吞并,王国改称帝国,国王改称皇帝……几百年后的今天,余下的边陲小国不足为惧,斯普莱特已成为实力和荣耀的代名词,成为即使奥贝帝国和德拉贡帝国联手也无法撼动的超级力量。

    风铃的寻觅同样在继续,即使几百年的风雨兼程,风铃也毫不畏惧,纵使找到的希望十分渺茫,“放弃”这个念头始终没有出现在她的脑海中。她坚持找寻了五百年,五百年间,帝国的皇帝更换了一个又一个,漫长的四季交替了一次又一次,风铃还是那个风铃,无所畏惧,坚持不懈,勇往直前,总是抱着“也许明天就能找到”的信念,重复地穿梭于一个又一个村庄和城市,不厌其烦地询问一个又一个看起来能够提供线索的人,除了绝境沙漠和迷雾丛林两个无法涉足的地方,风铃已经在大陆和群岛上辗转来回数次,而她的脚步从未停歇……

    终于有一天,风铃感受到了疲惫,就算自己的身躯早已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她也明白,是该休息一下了。机缘巧合之下,风铃来到了风行镇,并协助这里的人赶走了来袭的强盗,遇到了后来风行镇的领主——年幼的李伯爵,对方亲切地称她为“魔法师姐姐”。在风行镇镇民的盛情挽留下,风铃决定隐居在北方的雪山中,要好好地休息一番,与风行镇告别时她留下了一个咒语石,只要将其放在瑞克斯祭坛上,风铃就会再次现身帮助镇民渡过难关。

    接下来的事情,我们也差不多知道了……

    ……

    “直到不久前,我终于在你的提醒下想起了一个人……也正是在这个人的帮助下,我找回了公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