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37 故事的终焉

    37  故事的终焉

    “我知道在这里肯定能遇到你,所以就传送到这里等着。”风铃站在海蒂房间的门前,面露淡淡的微笑对麦洛说。

    “你是来杀我的?还是要把我带走?还是……”麦洛面无表情地说着,准备迎接风铃的下一步行动,或许是认为她的出现意味着最终时刻即将到来,直入主题会更快些。

    “等我说完,你就会明白一切。”风铃不紧不慢地说着,仿佛麦洛的疑惑和她无关一样。

    对于风铃的答非所问,麦洛并不觉得奇怪,从时间上看,沙尘暴也将在一天以后吞没风行镇,届时不论是风铃还是沙灵,都会将自己带向虚无的死亡世界。想到这里,麦洛显得不是非常紧张和担忧,反而十分坦然。

    “到里面说吧,”麦洛走进海蒂的房间,点亮里面的油灯,“希望你能告诉这次沙灵危机的前因后果。”当他转过身来,发现风铃已经进来了,丝毫没有发出任何声响。麦洛坐在木床上,翻出了那件宝贵的披风,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这让他能感到轻松一些。他示意风铃坐下,但对方没有坐下的意思,只是默默地看着他。

    “我会和你说明这一切的缘由,”风铃依旧用那平淡语气说着,“我甚至会告诉你如何找到我们。”

    “什么意思?”风铃的话让麦洛感到很奇怪,这和他预想的不太一样,“什么叫找到你们?为什么要找?”

    “我不想让你死,也不会让你死。”风铃回应着,不是回答,却更像是要表达自己的意图。

    原本已做好觉悟的麦洛突然听到风铃不想取走自己的性命,突然感到心跳加速,他很想问“我不用死了?”但因为太过惊讶没有开口,只是出神地看着风铃。

    “让我来告诉你,这一切是如何开始的。”风铃缓缓地说,好像深吸一口气——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你愿意听吗?”

    ——这个故事的大部分内容,我们已经听过了……(即第三部中以风铃为主视角的章节,分别是:2、4、7、9、11、13、16、17、18、20、23、25、29、30、34、35、36)

    冷漠凝视着沙尘在西南面疯狂地肆虐,可兰站在堡场的高墙上,时不时低头看看手中的木制菱形配饰,那个眼睛形状的的圆圈,好像在和可兰进行目光的交流。轻轻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可兰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在风行镇仅剩的几个人中只有艾琳的脚步如此轻盈。

    “艾琳,”可兰赶在艾琳之前打招呼,并没有回过头来,“看看那沙尘暴,明天沙尘就会吞没整个风行镇。你害怕吗?”

    艾琳走到可兰身旁,眺望慢慢靠近的沙尘暴,略微皱起眉头——她着实被眼前的场景震慑住了。

    “我挺怕的……可兰。”艾琳稍稍犹豫地说,没有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惧。

    “可你还是留下来了。”可兰微笑着说,将配饰收了起来,这个动作引起了艾琳的注意。

    “那是——”艾琳好奇地问可兰,“以前也见你拿过,还总是……很悲伤的样子,是不是一件充满回忆的物品?”

    可兰点点头,微笑着说:“哎,你没说错。这是我丈夫送给我的,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不过他说这是最宝贵的东西,就把它送给了他最爱的我。”

    “真是富有情调。”艾琳有些羡慕地说着。

    “哎。你们两个也是啊,”可兰调侃道,“即使面对这样的威胁,也要在这里生死与共,我活了这么久,真正能做到同舟共济的情侣可不多见。”听到可兰的称赞,艾琳的脸稍稍红晕。

    “我本以为……他能更坚强些,”艾琳说出了自己的心结,“至少要比我坚强一些……”

    可兰轻轻摇摇头说:“哎,其实麦洛很坚强了,只可惜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那种被重压和绝望支配的感觉,就像是一场无法凭借勇气和智慧寻求希望和光明的噩梦,孤寂、恐惧、怨恨、无助都在不断消磨着人们的理智,最终会把每一个陷入其中的人逼疯……”艾琳听到这里,身体不由得哆嗦了一下,“所以,不要对麦洛做过多的要求。我们要尽力抚平他内心中的伤痛,不要让这种绝望的痛苦和疯狂蔓延到我们的身上。艾琳,我希望你能做这剂良药,去治好他。”

    “我……”艾琳不知该说什么,可兰的话让她更加惧怕。

    “我也害怕,”可兰说,眼皮垂了下来,“但我还有他——”她轻轻拍了拍衣服的口袋,露出菱形的轮廓,那是她刚刚收起的木制配饰,艾琳多少理解可兰的意思了。“去吧,去陪伴他,你们一同共渡难关,给他希望,分担他的痛苦。去吧……”可兰说完,露出鼓励的笑容。

    艾琳使劲点了点头,可兰的话语带给她力量和信念,帮助她克服了些许恐惧。艾琳示意感谢对方,转身跑向要塞,留下可兰站在高墙上。

    再次凝视沙尘暴,可兰的内心也稍稍轻松一些。“还是个孩子,要爱的时候如此痴情……”可兰感慨道,但很快又嘲弄似的自言自语,“我又何尝不是呢?”

    ……

    “直到不久前,我终于在你的提醒下想起了一个人……也正是在这个人的帮助下,我找回了公主……”风铃的故事讲到了这里,麦洛从始至终静静地听着,没有插话,他被这个充满各种惊奇、巧合、欢喜、悲情、遗憾、痛苦的故事吸引住了,更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个故事中居然出现了自己的先辈——身为禁卫军的恩特可曼如何成为“叛徒”,以及延续至今的家族诅咒的真相;还有阿利斯塔•阿卡依和瑞森男爵,他们的故事简要而精彩,令麦洛印象深刻……

    “想不到她是个同性情感者。”麦洛心想,他不愿说出这个词,因为多少会让对方有所顾忌,虽然同性情感主义在奥贝及其周边国家是一种风尚,但在斯普莱特所处的西大陆还是有所忌讳的。麦洛不想插话,他等待着风铃继续说下去,却听到了意想不到的一句话:

    “在巨龙之海,巨龙告诉我如何进入绝境沙漠的中心地带。”

    “德拉贡的巨龙?”麦洛震惊地问道,自从去年在巨龙之海见证蒸汽船被击沉一事后,他依旧对巨龙的传说存有心结,每当听到巨龙的传闻,那惊心动魄的场面仿佛历历在目。而现在,麦洛从风铃的口中听到了巨龙的名字,而且巨龙还帮助风铃找到了进入绝境沙漠的路,这些经历,如同天方夜谭一般吸引着麦洛,而他早已忘记沙灵要取他性命的事情了。

    巨龙、沙灵、旧斯普莱特王国、阿卡依家族、瑞森家族……这些跨越古今的词汇,在风铃的故事中,一股脑地全部出现,而其中麦洛自己和他家族的命运,也深受这些因素的影响,而他本身仿佛置身于风暴的中心,有幸见证或了解其中太多的内容,这难道真的只是巧合吗?麦洛的意识难以从这么错综复杂的情节中寻觅出路,他只得用沉默等待着风铃继续讲这个故事。

    “在绝境沙漠中,我出乎意料地找到了莉莉丝公主,她竟然已经在那里等待我将近五百余年了……”

    ……

    艾琳走进要塞直奔麦洛的房间,途中她遇到了忠诚的老仆人,寒暄几句并感谢他尽忠职守后,接着和老仆人一同点亮灯火,艾琳很快找到了麦洛的房间。

    而那里却是空无一人。

    “会去哪里呢?”艾琳心里琢磨。突然,她胸口宛如被铁球砸中,顿时感到胸闷无比,“难道她在……那个房间?”可兰的鼓励让她无比兴奋和激动,带着这股热情她来陪伴心上人,但却被空无一人的房间泼了一盆冷水,原本笑盈盈的面容变得僵硬、凝固、黯然神伤。

    外面的风声呼呼作响,吹得艾琳的内心越发冰冷。

    不自觉地退出房间,艾琳看到雪犬正站在不远处,他大概猜到了艾琳表情痛苦的缘由,做了两个手势,艾琳看出那是让她不要往坏处想的意思,苦笑了一下作为回应,想要赶快离开这里,却迈不出步伐。

    “也许他在饭厅。”雪犬面带微笑地做了这个手势。

    “对啊!”愁眉不展的艾琳瞬间抬起了眼眸,凝固的神色又有了精神,“嗯!我们去看看。”艾琳终于迈出了步子,她没有跑起来,是要让自己的内心平稳一下,不至于因过于激动或悲伤而显得狼狈。

    雪犬成功帮艾琳找回了些许信心,但他心里也明白,麦洛真不一定在饭厅,只得无奈地轻叹一口气,默默希望两人不要因此产生隔阂。

    艾琳轻盈的脚步略显紧张,就算雪犬不是一个心细的人,他也是注意到了。艾琳在经过走廊拐角处时,透过窗户看了看西南面的沙尘暴——一股压倒般的力量就要到来,外面的空气都如同死了一般。没有多停留,艾琳接着直奔饭厅,雪犬也跟在后面如影随形。

    当艾琳推开饭厅的大门时,她的表情再次凝固、僵直、黯淡,失去了刚才的活力和颜色,即使早已猜到结果,但冷冰冰的事实还是让她感到胸口被铁锤重重地敲击。艾琳用目光扫视了饭厅全景两次,最终眼睛慢慢垂了下来。

    雪犬面对空空如也的饭厅,不知该如何表达了。

    “要去那个房间吗?”艾琳心想,眼皮也跟着动了一下,思索已经停止,没有另外的想法出现,艾琳的身体已经被情绪接管,她面容冷峻,好似镇静无比,实则一触即发,稍稍后退两步,转身稳步走向“那个房间”。

    雪犬明白,艾琳的面无表情就如同海啸前的宁静,他只能祈盼麦洛不在“那个房间”,否则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

    “在巨龙的帮助下,我找到了通往绝境沙漠中心的路,在一座荒废已久的遗迹中,我终于和公主重聚……”风铃缓缓说着,眼睛不时看向麦洛,而麦洛却感觉风铃的眼神中仿佛失去了灵魂。

    “当我们终于团聚后,公主向我提出了一个要求——为她的父亲和哥哥报仇。”听到这里,麦洛打了个寒颤,他记得在风铃的故事中以及人们的传闻中,是他的先辈杀死的皇储。“所以,她向我打听了恩特可曼后人的事情,而当时对此毫无知觉的我,就把风行镇的事情告诉了她。”风铃叹了口气,继续说:“得知你在这里后,公主决定对你下手……”

    “所以就有了沙灵危机……”麦洛带着一丝绝望说。

    “奇妙的是,在遗迹中有一个非常奇特的魔法用具,我说不好那是什么,因为我也不了解。可是公主会操纵它,这几百年来,她一直不断摸索着那个东西……只不过,需要我来帮她指引方向,否则她找不到风行镇在哪里。而那个复杂的魔法道具,能够产生你们所说的‘沙灵’,还能够让你们产生沙尘暴的幻觉……”

    “原来可兰和我们都错了,不是魔法师,而是一台魔法道具……”麦洛心想。

    “但是……”风铃停顿了一下,“公主曾和我说过,她不愿和政治有所牵连,更不应该被卷入这种复仇计划当中……对她来说,这个命运太过沉重了,不应该是她所承担的。”

    “所以你就和她一同承担了?”麦洛压低了声音问,因为他觉得这个问题的答案有些显而易见。

    “所以我就要制止她复仇,”风铃冷冷地说,“这也是我不希望你被杀死的原因,不光是因为你的先辈做出的牺牲,更因为我相信一旦公主成功杀死你,她就会尝到复仇和杀人的甜头,而之后……她的胃口就会更大,将目标对准整个斯普莱特帝国……”

    麦洛之前无数次思索过风铃不希望自己死亡的原因,但听完风铃的解释后,他十分感激和感动,感激于风铃没有盲目听从莉莉丝的命令,感动于风铃的知恩图报和深明大义,但他的疑惑也有很多。

    “感谢你,风铃。”麦洛敬佩地说,“但你也冒了很大的风险,接下来你要……”

    “而我,将会在今天午夜过后,3月8日到来之时,彻底制止她。”不知是不是真的在回应麦洛,风铃依旧冷冷地说着。

    “3月8日……莉莉丝的生日?”麦洛多少记得在风铃的故事中,她从没忘记过这个日子。

    “当我成功制止公主后,”风铃带着一丝伤感说,“你要找到我们。在那个遗迹中,也有你想要知道的东西——关于群星诅咒的……”

    “什么?”麦洛疑惑又惊异地问,“什么叫……找到你们?你要我去绝境沙漠吗?”

    风铃没有回应,面无表情。

    “风铃,你要我做什么?”麦洛追问,依然不敢相信刚才风铃的话。

    “时间就要到了……”风铃的声音很小,麦洛只是勉强听到。

    “什……”

    “哐!”房间的门被重重地推开了,艾琳出现在门口。

    “果然……在这里……”带着悲呛,艾琳说着喃喃地说着。房间内的麦洛一脸惊讶,膝盖上放着那件披风,而这一切在无不让艾琳怒火中烧。

    使劲咬着嘴唇,甚至已经留下了少许鲜血,艾琳的胸口感觉就像炭烧一样灼痛,最后一丝希望被彻底打碎,泪腺近乎崩溃,但她依旧强忍住自己的情绪,她害怕自己突然拿起什么砸向麦洛。

    雪犬也出现在门口,他失望地看着麦洛,目光中带着责备,甚至还有鄙夷。

    艾琳的突然到来让麦洛也不知所措,他知道此时此刻让艾琳发现自己在海蒂的房间意味着什么。不过还有回旋的余地,因为风铃在这里,只要让她解释一下,转机还是有的。

    “艾琳,不要误会……”麦洛站了起来,急忙解释道,“你看,是风铃要和我在这里商量一些事情的……”他用乞求的目光看向风铃,但风铃却丝毫没有动作,既没有回头看艾琳,也没有要回应的意思。

    “风铃,和艾琳解释一下,我原本没想在这里停留的。”麦洛想尽快压住艾琳的怒火,他知道这样下去会伤害两人的感情。

    可风铃依然没有任何回应和动作,面无表情,甚至目光都是呆滞的。

    “麦洛!你在说什么?”这是艾琳有些发颤的声音——

    “这里只有你一个人!”

    艾琳的话,几乎让麦洛变成了石像一般,惊诧、震惊、恐惧、踌躇一下子涌上麦洛的全身,使他无法做出理智的思考。他望着房间内的“风铃”,依然站在那里,没有任何表情、任何回应。艾琳说房间内只有麦洛一人,后面雪犬的诧异表情和摊手的动作似乎也在为艾琳的话进行佐证——“风铃在哪里?这里只有你一个人!麦洛!”

    “风铃就在这里!”麦洛指着“风铃”所站的位置,“你们看不见她?!”他的表情也有些扭曲和颤抖。

    这回轮到艾琳和雪犬震惊不已了,两人如同看待痴狂疯子一般的眼神,望向这个曾经打算直面危机的人——他居然变得如此疯癫,不禁露出遗憾和悲伤的表情。

    而那个“风铃”,小声地说了一句只有麦洛才能听到的话:

    “我们将会……冰封……”

    声音戛然而止……

    ——

    戛然而止的不止是声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